对政治只玩政治, 那就只剩下政治了


3figs    03/28     5508    
4.5/117 

对政治只玩政治,那就只剩下政治了  ----- 一个“愤青”反SCA 5

亲眼目睹了3/25晚上在“500强”群里无理性的内斗,发完”洗洗睡吧,都知道该干什么....",喝了两杯Tequila。酒顺,可心里难受,夜半退出了所有的群,清静了。不料第二天又被朋友拽了进去,看到了硅谷老七的“反制SCA5的理智思考”,挺好,大多数和我的观点是一致的。但我现在想的不止这些,也许是另一个问题触发我对自己的进一步反省。

1. SCA 5 是度的问题吗?
“回首二十多年的愤青们,其实中断了中国的渐进的政治改革”现在大概已是共识。对SCA 5的这次选举,我是主张统一投共和党的,偏激了呢?是否会中断民主党里好的变化或好的力量呢?

回答这个问题,其实必须先解决一个根本的问题:SCA 5 是度的问题吗?再度思考,我的结论还是一样:不,SCA 5不是度的问题。
1) 西裔的高校入学率和西裔的人口比例有较大差距的主要原因,在西裔对教育的重视程度远远低于其它族裔尤其是亚裔,SCA 5并没有解决这一问题,甚至相反。既然不学习就能进好学校,为什么还需要努力呢?

2) 会导致加州竞争力的下降。
SCA 5会造成大量的更优秀人才无法入学,也会有更多的辍学的大学生,直接造成加州竞争力的下降。加州最著名的是什么:科技最先进的硅谷和文化最自由的Hollywood, 如果真要在最需要merit的高校入学按race录取,难道不是个悲剧吗?

3) 与美国精神的背道而驰。
鼓励通过个人努力奋斗实现美国梦,奖勤罚懒,.....,现在的情况是西裔和非裔在高校的人数和比例在209后是增加了,比例也远远在临界点以上,AA是为了帮助弱势群体,但在现在情况的SCA 5, 只会造成一个多数的贵族出来,不需奋斗,仅靠肤色即可得到其他少数族裔经过再大的努力也无法得到的。试问在大学就业时,是不是也要按race比例就业呢?

民主党在27名参议员全票支持SCA 5时,不知道这些后果吗?在听到这些强烈的反对声音后,民主党有什么改变吗?哪怕就是度的问题,有度的改变吗?我没看到,我看到的只是用谎言鼓动族群争斗:"不服吗?用选票说话", 让人感到的不是民主,而是多数人的暴政。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我会和一个世界最民主国家的执政党的理念有这么大的差别?是我出了什么问题,是华人自私吗?I don't think so.
2. 这一次投票:
1) SCA 5的万恶之源有二:民主党在教育上的理念和Super Majority。民主党在教育上的理念一天不变,凭什么我会支持它?但其中的华人参议员和众议员可能有例外,这一点我同意硅谷老七的分析,毕竟华人会更在意华人的意见,但前车之鉴,这种支持只能在确保打破Super Majority的前提下。

2)Barry 和 Chuck的之争已是事实,没什么可辩的了。Chuck 对Low的胜算更大些,但Barry若成将是华人第一次通过自己的力量推选而出的代言人,我不用想投谁的问题,只需给二人捐款。只要B和C之争不出现第四人D的意外而导致Low 和 D 入终选就行。

3. 将来:
1)如何进行多元化?
为什么会造成西裔高校比例较大低于其人口比例这一局面? 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有责任,而民主党的责任更大,现在两党有思考这一问题吗?America Alone里的话难道没道理吗?多元化的同时该如何坚持主流文化在少数族裔被提倡?

2)年轻时不是民主党,是没有爱心;老了不是共和党,是没有脑子。
很多人都这样告诉我,也是我一直以来闭眼投民主党的原因之一,因为我觉得我是有爱心的,我愿意帮助比我弱的群体。可这次SCA 5的现实却渐渐地给了我相反的印象:共和党是有爱心的,它的很多理念和我更接近,但共和党是没脑的,要不为什么会在加州连1/3 的席位都拿不到? 民主党更聪明,2/3以上的席位,却没心,它好像更愿意弱势永远弱下去来支持它,而不是改变其观念使其强起来。

3) 民主的关键是选民观念的水位高低
为什么共和党不愿进行全州或全国的辩论?我不懂,应是另有政治原因,但西裔的比例只会越来越高,如果你什么都不做,那民主就只是一人一票的低级形式,结果会是什么,都知道;但若敢于公开辩论,那民主就是选民观念的高低,水涨船高,时间会站在正确观念的一方。共和党一向清高,还想如此清高下去?

4. 华人的政治:
说实话,这超出了我能理解的范围, 大概有太多的政治因素,与其羡慕犹太裔,不如记住和犹太裔的区别:人人投票,人人做公益,团结。

5. 政治之外:
过去选民主党,是以为它更接近大众,要想解决西裔重视教育的问题,可能还是得靠民主党,如果它能提出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案,我会把这一票投回来,但民主党会吗?参议员 Hernandez, 为何不能走进西裔非裔区, 扎扎实实地调查调查, 找到教育不受重视的原因呢? 你能提出个方案, 如果需要华裔帮助, 华裔会不愿意? 华裔自私, 还是民主党无能? 共和党还会继续清高下去, 只吸引与其相似的人,而不是改变别人的观念吗? 不接地气, 如何翻身?
这次我会让儿子投共和党一票,以后就看他自己的,希望他能关心政治,有心,也有脑,但更重要的是有政治以外的东西。

一向对政治敬而远之的我,从未想过会如此深地介入反SCA 5,一生难得的经历。谢谢Bob Huff, 他3月2号在Cupertino的声音仍在我脑海里回响:Race is not a merit;谢谢Haipei, 那么多的真知灼见是我没想到也想不到的;谢谢阿丹闵的振臂一呼,微动博第一发行人未名,三国,硅谷老七,....,都让我获益多多,还有那些加我好友的朋友们。

愤青,对一个过不惑近知天命的人,不是个贬义,至少还能青,读读林达的文字,刘瑜的<观念的水位>, America Alone,  没准还能成为理智的愤青。在情绪低落的时候,就再听听许巍的《曾经的你》: dilililidilililidada.......